APEC會議期間,北京實行單雙號限行。11月9日,鳥巢旁道路的LED屏幕上打出機動車出行提示。圖/CFP
  新京報訊 在昨日上午舉行的京津冀協同發展論壇上,北京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李士祥表示,在APEC會議之後,社會對汽車分單雙號上路行駛有各種意見,有些市民建議單雙號要成為常態,包括星期六、星期日,我們將研究和論證這個意見。
  昨日上午的市第十四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結束後,李士祥接受採訪時表示,有關汽車分單雙號上路行駛的表態並不是就要實施,而是要對這個意見進行研究論證,政府不會沒有研究論證就做出相關決定。
  ■ 背景
  APEC期間機動車排污大幅下降
  據北京市環保局此前通報,APEC會議期間,通過全市單雙號限行等措施,機動車排放污染物總量大幅下降,其中顆粒物(PM)減排58%。
  數據顯示,2013年北京全年平均PM2.5來源中,機動車占比為31.1%。
  昨日上午的市十四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結束後,記者向李士祥求證上午言論是否意味著北京將實施“單雙號”,他表示“沒有”。
  記者給他看微信朋友圈轉發的有關該消息評論並告訴他“網上很多人對單雙號常態化不贊同”。李士祥認真看完後說:“不贊同好啊,就是要聽取各方面的意見。”
  對於“APEC後單雙號限行是否常態化”的問題,北京相關部門此前也曾進行回應。
  11月13日,市環保局通報APEC會議空氣質量保障措施效果初步評估結果時,有關負責人表示,單雙號限行屬於臨時性措施,會在會議結束後告一段落,不會常態化。
  市交通委有關負責人也表示,有關部門將對APEC期間實施的臨時交通管理措施進行數據分析,包括研究政策對緩解交通壓力的效果以及機動車排放對環保的影響,未來會出分析報告。
  【追問1】
  常態單雙號是否可行?
  王錫鋅(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單雙號限行是一個比較重大的城市道路交通管理的公共政策。過去很多人認為,單雙號限行或者尾號限行,都涉及對有車一族尤其是私家車使用權的限制,因此構成了政策性的征收,我個人認為這不是一種征收。政府對所謂的單雙號限行,其實是對城市所擁有的道路資源等公共資源的一種資源分配,從法律上來說,城市的管理主體是有權來分配道路資源的,這樣的公共政策在法理上不存在問題。
  不過,作為重大政策,要考慮到公眾參與和專家論證,要把不同人群的各種意見綜合起來,要進行有質量的公眾參與,充分的意見徵集。
  竹立家(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我認為政府如果實施單雙號限行政策,在法理上不存在問題,這屬於政府對交通管理的問題。當代社會中,根據社會經濟發展的需求,政府對公民的行為會進行適當的規範,這並不是限定自由。需要註意的是,這樣大的政策規定,必須要經過聽證,讓公民參會討論,註意公民或者專家提出的意見,因為涉及的面很廣,出台需要慎重。
  彭應登(環保專家):常態化的單雙號限行屬於較激進的做法,不應成為城市空氣改善的常規措施。制定常態化的空氣污染防治措施首先要考慮不能對城市居民合理的交通出行和適度的生活消費習慣造成較大的影響。其次,要充分論證措施出台的各種直接和間接的效果。
  【追問2】
  限車對減污有何作用?
  彭應登:空氣質量與氣象條件和污染物排放有關,機動車限行對大氣污染治理肯定有正面影響,但想通過單雙號限行解決北京污染問題,這是美好的願望。如果提倡單雙號限行,很多家庭會選擇購買兩輛車保證每天出行,這不利於機動車總量控制。
  岳欣(中國環科院車用燃料排放實驗室主任):機動車限行對環境保護和大氣治理來說肯定有好處,但不是最佳的辦法。
  【追問3】
  機動車減排只能限車?
  岳欣:機動車減排不主張單雙號限行,這種措施“太粗暴”,不利於市民出行,不利於汽車行業的發展。可以提高機動車的使用成本,限購和限行都可以不用,直接增加使用成本,例如征收擁堵費和排污費等,讓大家主動減少私車出行。但擁堵費的研究中,需要仔細研究,包括排量大小、排放標準、不同地區的不同擁堵情況,需要統籌考慮。
  【追問4】
  公共交通是否能承載?
  交通部門相關負責人:11月3日至11月12日北京機動車實行單雙號限行措施期間,自駕車出行比例減少35%左右,每日乘公共交通出行人數增加300萬人次左右。我們當時是按照日增加公共交通客流500萬人次做的交通保障準備,現在看單雙號限行期間,公共交通的承載量是可以保障人們日常出行的。
  【追問5】
  是否加劇買第二輛車?
  徐康明(交通專家):單雙號限行的影響面很廣,強制性的行政措施一般是臨時性採用比較多,比如大型活動、賽事以及極端天氣等,但長期實施會帶來很多不好的邊際影響,例如很多人會選擇購置兩台或者更多的車。墨西哥以前實施過類似的限行措施,當時就引起了購車狂潮。雖然北京目前執行了限購政策,但在大範圍常態的單雙號措施下,肯定有很多人通過其他渠道獲取車輛使用,比如購買電動車,甚至會重新帶來外地牌照車輛長期在京使用現象的回潮。
  【追問6】
  公車限行應如何監督?
  葉青(公車改革專家、湖北省統計局副局長):如果要實施機動車單雙號限行,公車限行的監管包括三個方面。首先,單雙號比較好辨認,監管起來比以前方便也容易。其次,我擔心有的單位以單雙號限行為藉口去買新車,這樣的話機動車實際使用量並沒有下降,所以如果這個規定出台,要嚴格控制單位買車,北京的話,離明年車改還有一段時間,這期間要管好市區街道三級的車輛購買。
  第三,單雙號限行後,要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浪費。例如有些單位實在有用車需求,由於單雙號限行公車不夠,可能會去租車,這需要花費。所以政策實施過程中要倡導節約,公務員應儘量乘坐公共交通。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鄧琦 郭超  (原標題:李士祥:論證單雙號常態化≠實施)
創作者介紹

中古屋翻新

ft27ftik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