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陸在為妻子做腹透蔡斌 攝松江中山街道藍天二村裡有對普通的老夫妻,72歲的陸木錦是個退休教師,他的妻子趙仁芳4年前患上尿毒症,為了照顧病重的妻子,陸木錦在家中自建無菌腹透室,一日4次為妻子做腹透。好丈夫的精心呵護,讓妻子減輕了病痛,夫妻兩人的故事也成為社區里的一段佳話。
  走進尿毒症患者的家,沒有雜亂的床鋪,沒有病痛的呻吟,也沒有難聞的異味,眼前的陸木錦和趙仁芳看起來精神都不錯。屋內每個房間的醒目位置,都放著同一件物品——時鐘。怕耽誤妻子的病,老陸把每個鐘的報時聲音都調到最大。而妻子所住的“腹透室”,地板一塵不染,靠窗的抽屜里整齊地收納著口罩、紙巾、紗布、花露水。“口罩是我為她做腹透時戴的,透析病人經常身體發癢,用花露水噴身體舒服點。”陸木錦說。
  陸木錦告訴記者,10年前,妻子患腎結石,經治療有所好轉,但好景不長,4年前被診斷為尿毒症,手術後在醫院住了一個多月。出院後,他帶妻子去醫院做腹透,有一次妻子乘車時出現心律不齊,於是他決定在家自己給妻子做腹透。
  “她生病後,我就一直在研究關於尿毒症心理、飲食、衛生方面等知識,還向醫生、護士學習了一些護理手法。”陸木錦說,他後來按照醫院的病房配置,將自家卧室改造成“無菌病房”,服侍病人的同時也包攬了家中所有的活。
  一天4次腹透
  上午9時45分,陸木錦起身去衛生間洗手。“該換‘腰帶’了,馬上要做第二次腹透。”其實,所謂的“腰帶”是他自己發明的,在一條剪整齊的紗布上隔一段距離扎一個小孔,用於固定針管,家裡做了十幾條。“她的腹部植入了一個T字形管,躺在床上時難免身體會移動,萬一碰到針管就很容易感染。”
  “腰帶三天換一次,針孔部位要定期消毒。”眼前,陸木錦戴著口罩為妻子消毒針管插入部位再換上乾凈的腰帶。10時整,他準備好腹透藥水。消毒、插管、引流、稱重、倒腹水等一系列程序下來,需將近一小時。陸木錦每天為妻子做四次腹透,睡前為她擦身,晚七時準時休息。“妻子夜裡要起來十幾趟,我要扶著她上廁所,房間里的燈一直開到天亮。”
  妻子患病後,陸木錦每天的生活很有規律:上午5時30分起床,為妻子擦身、洗臉、梳頭、做腹透,再買菜做飯,打掃衛生。對他來說,每天除了照顧妻子,最重要的事就是打掃衛生,一天要拖七八次地。為了妻子的健康,一點也不敢偷懶。
  閑時服務社區
  4年多來,在丈夫的精心護理下,陸木錦的妻子幾乎不用去醫院。有幾次,他去醫院拿藥,妻子的主治醫生誇贊他:“一般尿毒症病人一年至少要住院一兩次,你愛人這4年多虧你照顧得好。”每到這時,陸木錦都會告訴自己,4年不算什麼,要照顧她一輩子。
  採訪中,記者還從小區居民口中得知,陸木錦自己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壓,然而,他除了照顧病重的妻子,還是小區里出了名的志願者。他身兼市民巡防員、垃圾分類志願者、教育督導員等十多項志願者工作,因學過理髮手藝,還自告奮勇為社區老人免費理髮。“我的時間分為兩部分,一半照顧妻子,一半為社區服務。”陸木錦說,妻子對他的志願者工作很支持,時常要他講服務居民的故事。
  本報記者 左妍 通訊員 丁藝婕  (原標題:將家中卧室改成“無菌病房”)
創作者介紹

中古屋翻新

ft27ftikh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